返回上一頁 天地情懷19一更(天地情懷19“去了云) 回到首頁

天地情懷19一更(天地情懷19“去了云)
沒你就不行天地情懷19一更(天地情懷19“去了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人喜歡她,偏她自以為是……若論貴,這宮里有一個算一個,有幾個有您貴重?受這個的氣受那個的氣,但卻很不必受她的氣……”

“閉嘴!”趙德豐嚴厲的看向青鳥,“再多說一句,就送你回去,家規如何,你該知道!”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趙德豐背過身去,自己身邊原本有個青鳥的,年歲比自己大五六歲,可惜,幾年前莫名其妙的被娘給調開了,換了個丫頭,怕自己不順,還是取名青鳥。以前沒多想的,可看見了林楚恒的青芽,就有些明白了。早前放在自己身邊的青鳥,是外祖母特意給自己的。母親給調開了,外祖母又能說什么呢。

說到底,母親還是想著那個位置的。

趙德豐在西配殿看著東配殿那邊進進出出的人,她冷哼了一聲:她就是欠教訓。熬完了一日,趙德豐跟皇后告退,吳東珠進來則端了茶盞就喝了,“忙不過來,累死個人了……”說著就朝趙德豐笑,“郡主今日忙嗎?”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趙德豐微微笑,“不忙,您是大皇子妃,身份貴重,您忙才是應該的。”

吳東珠用帕子掩住嘴,笑的眉飛色舞的,“郡主也已經及笄了,按說早該許親了,不知道怎么的,蹉跎到現在。你放心,這婚事我在心了,一定能幫郡主選出個四角俱全的婚事來。”

竟然說替這位郡主選婚事的話來?找死都不是這么找的!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然后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林雨桐便取出一面牌子,這是皇家身份的標識。每個皇家子弟都有一面。這個牌子,原主本來就有的。后來見韓嗣源佩戴著,她才又佩戴了起來。

吳東珠冷哼一聲,而后跟皇后稟報:“母后,禮部改了的幾處,兒臣尤覺不妥……”

人一出去,皇后便將手里的書給扔下了,面色凝重,半晌都沒有言語。

“看著就行,別管。”

桐桐和青芽在馬車里坐著,韓嗣源和韓夜大搖大擺的騎馬跟在外面,招搖過市的出城了。

不是生氣!是覺得有些事不辦,留著終歸是禍患。她低聲吩咐,“著人盯著德豐郡主和大皇子妃。”

趙德豐還是那副榮辱不驚的表情,只福了福身就出去了。

然而郭公公已然是明白了:這是給大皇子妃機會了。德豐郡主就是皇后找來的那個磨刀石!把她磨成了,固然是好!但要是磨不成……磨不成也有磨不成的處置辦法!到那時不是宮里把她怎么著了,而是她給她自己招惹的禍患把她怎么著了。

女觀里住著的是南唐皇后宋氏。

他轉身就走,利索的辦差去了。

“母后!”吳東珠抬眼看皇后,“有幾處兒臣覺得……”

于是,四爺暫時就有了可用之人,將此人抽調到身邊聽用。

桐桐看她,笑了笑,“怎么會特意去女觀呢?我們只是出來踏青,很不巧,馬車壞在了恩化觀的附近了,去女觀里叨擾一二罷了。”

青芽給桐桐倒了茶,遞了過去,“郡主要去女觀?”

郭公公出來之后小心的朝里看:能上戰場的人,是狠不下心呢?還是沒有決斷呢?

他又問了一句:“那大皇子妃若是應對不了……”

皇后看她:“你在教本宮怎么做皇后?”

然后呢?

“那就退下吧!”

說完了,兩人才一前一后朝女觀去。

荷包輕飄飄的,里面放的是銀票。等出來了一看,鄧綏倒吸一口氣,這么大一筆錢隨自己支配,哪有辦不成的。

“不敢!”吳東珠連忙跪下,“兒臣并無此意。”

是說這個人有些瑕疵,但卻是個可用的人。

林雨桐多打量了這女道幾眼,而后才抬腳踏了進去……

四爺看了石堅一眼,石堅遞了個荷包過去,“王爺賞的,別叫兄弟們白辛苦一場。”

兩人左右看看,看清楚周圍的環境。而后韓嗣源才大聲吩咐韓夜:“我帶著郡主先去歇歇,你快些……若是不行,就去周圍的莊子上看看,可有會修之人。或者先買了人家的馬車來用用……”

恩化觀是城外一處極大的道觀,早年也是大唐宗室修建的,而今重新上漆之后,道觀是極為鮮亮的。

郭公公心說,那位德豐郡主實在不是什么好打發的人!年紀不大,只那榮辱不驚的本事,就不能跟小覷了去!這種不叫的狗,是真的會咬人的。

大殿里靜悄悄的,皇后半靠著,手里拿著書,眼皮都沒抬。

跟前朝有關的案子,那這大案子。雍王若是暗地里有這個差事,何愁自己將來沒前程?鄧綏立馬應承,“王爺放心,一定辦妥。”

嗯!

馬車優哉游哉的往城外去,一副踏青去的樣子。

四爺叫石堅去細查此人,回頭石堅稟報四爺說,“此人與胥吏和三教九流,關系極為親密。有數位結義兄弟都算是江湖人物。只是因家中妻室跋扈,出身高些,他這官身全得益于妻族,因此,在家里和在岳家頗為抬不起頭來。其妻不容其母,不容其和離后歸家的姐姐,鬧的不可開交,他只得將母親和姐姐安置在府外,不敢叫家里的母老虎知道……”

親蠶是個持續幾個月的禮儀,桐桐對這個沒怎么關注。她每天都在看自己的左手的傷勢,得有十天,傷口愈合了,剩下一道粉紅的疤痕了。而這十天,也足以把他們跟大皇子去云臺的事傳的人盡皆知了。

是!吳東珠再不敢說話,悄悄的退了出去。

這女道士忙將大門打開,讓到了一邊。

青芽:“……”知道了!“奴婢跟韓夜在外面‘修馬車’。”

桐桐和韓嗣源一出宮,四爺就叫了鄧綏,“衙門里的差事不要管了,出門找幾個市井中不打眼的面孔,去恩化觀外瞧著,有哪些人進了女觀,有哪些人在觀察女觀,跟著看看,這些人隨后又回了哪里……女觀進不去,也不要試圖進去,只把這些摸清楚就罷了。最要緊的是別露了行蹤,叫你的人嘴緊一些,懂嗎?”

郭公公將書收了,這才低聲道:“娘娘,您別生氣。”

皇后近年來慈悲了,便人人都覺得皇后真慈悲了!可當年跟隨圣人上戰場的時候,她的刀哪一戰不見血?

青芽便懂了,“您和世子又要自己個進去?”

皇家禁地,那是禁止外人的。而皇家人卻不能不接待。

這種時候四爺是不會跟著的,這些日子他一直去刑部。只要在刑部總能結交到一些下層的官吏,這些人中,四爺選中一個,此人叫鄧綏,胥吏出身,因著娶了高門出身的寡婦,這才托岳家,從胥吏的出身上掙脫了出來,成了刑部不起眼的司刑。四爺才一到刑部,此人就設法鉆營。每日早早的來,把刑部給四爺準備的班房清掃的干干凈凈,刑部稍微有點消息,他立馬就想法子告知四爺身邊的石堅。

女觀的大門緊閉,韓嗣源重重的敲響了大門,開門的是個二十多歲面若芙蓉的女子。此女一身女道士的打扮,素樸的很,她只給大門開了一道縫隙,“此處乃是皇家禁地,不接待善信。”

桐桐眨了眨眼睛,“別人不知道我會配藥,你還不知道?我力氣許是不如人,但我的藥是比別人強的。藥材是你幫著辦的,也是你幫著配的,還是你幫著試了的……好不好用你自己知道。我這身上帶了多少藥,還有誰比你更清楚?那你覺得,若是不能一箭射死我,誰有本事就近取我的性命?”

到了地方,女觀就在眼前了,馬車‘壞’了。桐桐從馬車上下來,跟韓嗣源對視了一眼。

原版未篡改內容請移至醋。溜''兒,文\學#官!網。如已在,請,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沒你就不行 https://tw.938xs.com/info-97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