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天地情懷19一更(天地情懷19“去了云) 回到首頁

天地情懷19一更(天地情懷19“去了云)
沒你就不行天地情懷19一更(天地情懷19“去了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去了云臺,還都傷了左手?”文昭帝看著呂城,不確定的又問了一聲。

呂城點頭,“是!已然回宮了,手也包扎過了。太醫要給郡主用祛疤的藥,郡主拒絕了。”

文昭帝看呂城,呂城垂下眼瞼:是的!就是那個意思。原先叫結義的時候是陛下一言,當年也還都是三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這些年雖相處融洽,可孩子心性,誰知道將來會如何。反正未曾上云臺,這便不算是完成了最后一道手續。可云臺這一去,意義便大不同。就如圣上跟二爺三爺之間的關系,便是太后,也從不將二爺三爺視為外人是一樣的道理。因著太|祖和兩位國公的關系,又有圣人和二爺三爺這些年的情分,這就叫云臺結義被賦予了特別鄭重的意義。

在這個立儲的當口,大皇子與韓、林兩家的后人重新締結了這樣的關系,其意義更加的不同。

蕭貴妃一聽到稟報,就喜上眉梢:“快!快收拾補血的藥材,給世子和郡主送去。給郡主送些燕窩和冰糖,一定得早晚各用一盞,不能馬虎……”說著,想起嬌滴滴的女郎君受了一刀,又失血頗多,頓時就覺得這林家的郡主真是可人疼:“哎呀,這孩子自來體弱,這要是病了可怎生好?一會子去了,要千萬叮囑她,得好好養著。”

四公主靠在一邊啃果子,一聽這個話就撇了嘴,“母妃,連您也偏心了?”

“你知道什么?”蕭貴妃一樣一樣的準備的禮物,嘴上卻跟女兒說著話,“這儲君之位,你父皇始終不下決斷。可這有了韓林兩家支持,在你父皇心里分量自是不同了。你大兄呀,自來是不愛鉆營的,這次能叫世子和郡主心甘情愿的與他去云臺,可見還是長進了。皇后不會反對,你二位叔父和兩個國公府也會支持,誰還能攔住你大兄為儲?你呀,這與帝王一母同胞的長公主何等尊貴?別的長公主自然是比不得的!在這事上不許給你大兄添亂。以后,得讓著郡主些,得跟五丫頭好好相處……”

四公主撇嘴,抬手將果核胡亂的扔了,而后起身就往出走。

蕭貴妃忙問:“你不替母妃去看看郡主嗎?這是要去哪?”

“乏了,想歇了,你隨便打發誰去吧!”一秒記住m.luoqiuww.cc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四公主出來后深吸一口氣:愛誰去誰去,反正我不去!

“我去!”五公主放下手里的棋譜,跟自家母妃道:“您要是不派人去,那我就親自去。”

高貴妃冷哼一聲,看向二皇子,“總說大郎厚道,這便是厚道?人家面上厚道,心里算計的可明白了呢!瞧,人家云臺結義了。你呀你呀……你說說你,我說叫你多跟桐桐處一處……”

“母妃!”二皇子蹭的一下站起來,說話像是打雷,“您說的是什么話?兒自問,兒自有兒的能耐,像母妃似得算計人家女郎君算怎么回事?若是我真心悅于她,不用您說,便是千難萬難,兒必是要去的。可兒視她如妹,并無絲毫男女雜念,兒若去了,兒成什么人了?此事休要再提!”說著就看五公主,“五兒去一趟,看看林三,我叫六郎同我去看韓二。”說完轉身就出門了,將珠簾甩的啪啪啪的響。

高貴妃指著兒子離開的方向,好半晌才扭臉看女兒,“你看你兄長。”

五公主輕笑一聲,“母妃,您急|巴巴的做什么呢?這一點事,您就要甩臉子……喜樂悲苦全在臉上,誰都能看到您的心底……這是要壞事的。這事您別管了,兒去料理。”

于是,桐桐才送走蕭貴妃打發來的嬤嬤,由著青芽把那么些補樣品都先收起來。回頭就迎來了五公主。

五公主帶的東西不多,但她卻親自來了。過來就親昵的拉了桐桐受傷的手,“很疼吧?”她說著,不等桐桐說話就笑,“我也沒遇上跟我意氣相投的人,便是真相投了,我怕是也狠不下心給自己抹一刀呀。我還說你的手生的最好看了,如今可好了,這么好看的手,手心了多了一道疤!”

說的都是小兒之語,好似全不知道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林雨桐也陪她說些哄孩子的話,“……說了你許是都不信,當時并不覺得疼。我這會子心里還猜測呢,說刀子劃拉在人身上怎么可能不疼呢?可我現在想起來,尤覺得不可思議……仿佛冥冥之中真有天意一般……不知道是不是太|祖他老人家有靈,在天上瞧著呢……”

五公主:“……”真的假的?我竟然感覺她說的都是真的。

回去之后五公主就問六哥,“六郎,韓二說他當時疼嗎?”

他當然得說不疼了,難道要拉著我和二兄的手哭訴有多疼嗎?小妹干嘛問出這么個蠢話?

五公主就說,“林三說她不疼,當時一點都不疼。”

胡扯!怎么可能不疼呢?六皇子拿著小剪刀在手上比劃,但到底是下不了手,“這是肉啊,怎么能不疼呢?”

“但林三那樣嬌滴滴的模樣,自己下那樣的手……我怎么那么不信呢?”五公主拿著個小刀比劃了好幾次,還是放下了,想想都疼的很,自己真干不出來這個事。她還不死心的問六皇子,“要不要去問問大兄,他疼不疼?”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兄妹倆湊到一塊嘀嘀咕咕的,高貴妃坐在一邊氣的直運氣!蕭氏生了二子一女,自己也生了二子一女,自己到底是哪里差了,憑什么人家的兒女都會籌謀呢。

吳皇后給文昭帝端了牛乳,這才道:“只怕人人都將這事想的居心叵測,可我卻不信。”

“朕也不信。”文昭帝端著牛乳,哼笑一聲,“嗣源和桐桐怕是覺得如此有了明確的人選,能免了兄弟間的鬩墻之爭。是某些人的心不純,總也把人往壞處想。無嫡立長,這是自來的規矩。嗣源和桐桐是覺得他們有了明確的態度,那這規矩就能執行。如此,人心不亂。四郎想的是大局,嗣源和桐桐想的何嘗不是大局?孩子們的心都是好的……算計呀,籌謀的,那是他們的以為。”

吳皇后就笑,“可惜呀,這些孩子們不知道,您而今是不太好做了。”

文昭帝一口氣將牛乳喝了,卻笑著躺下了,“眼下的事難辦,可朕晚上睡的踏實了!”說著就抓了吳皇后的手,“秋實,朕這一輩子,對不住你!”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文昭帝朝里讓讓,“上來躺著,夜里還是有些涼的。”

吳皇后便去躺著了,一躺下邊上的人就把腿伸過來,放在她的腳上這么捂著。是的,很多年了,不論冬夏,她的腳都是冰涼冰涼的,一夜一夜的,都是圣上這么捂著過來的。她轉過臉來,眼眶濕了,鼻子酸了,可下一秒卻又睡著了。見過了當年的亂,夫妻倆能走到如今,還求什么呢?

轉天大朝,大皇子和韓嗣源的左手包扎著呢,誰看不見呀?這里面傳達的意思,頓時叫議儲的聲音一靜。韓嗣源不重要,重要的是韓嗣源背后的韓家,這是大家在意的。不用打聽都知道,那林家的郡主必是手上有傷的。然后朝堂安靜了,這便是韓林兩家的力量。這一安靜,好似大皇子為儲的事已然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吳東珠深吸一口氣,在親蠶禮的籌備上,許多地方她便有些當仁不讓了。當然了,對著皇后她不敢。但是趙德豐呢?我是未來的太子妃,我學這個是必要了,敢問你一個郡主,學這個所為何來呢?

禮部送來訂正的流程,吳東珠看過之后,直接呈送給皇后了,壓根就沒過趙德豐的手。

趙德豐雙手藏在袖子攥的緊緊的,指甲都折斷了兩根,這才醒過來,挽起袖子把手伸開,丫頭青鳥忙道,“怎的……”一看這樣不敢問了,只從隨身的荷包里拿出小小的剪刀,把指甲都給剪了,“郡主,那大皇子妃欺人太甚!這宮里無一(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沒你就不行 https://tw.938xs.com/info-97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