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天地情懷15二更(天地情懷15宋受勛年) 回到首頁

天地情懷15二更(天地情懷15宋受勛年)
沒你就不行天地情懷15二更(天地情懷15宋受勛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宋受勛年歲不小了,這半年把這小老頭折騰的夠嗆。先是從京城去了東南,而后又從東南折騰到京城,不說腦子里算計的那些事,就只這么大年紀了長途跋涉,就說他累不累?

老頭兒回來這才幾日?真的沒緩過來呢。本該是要上朝的,但這不是皇上叫歇著嗎?自然是不用去的。至于啥時候去,皇上沒說。反正這么大的事辦完了,皇上很不喜歡,之后會怎么著還沒想好。

人年紀大了,又疲乏,早起用了早膳,正跟兒子商量府里的事呢,管家就來報了,說是忠勇伯府的世子打上門來了,指名道姓要見老爺子。還有一個女郎君,說是頗為潑辣,自稱是姑奶奶,不去見就要拆了府里的大門。

宋受勛皺眉,“韓家的小子!”他這么大的年歲了,跟這種孩子有什么可說的!又不是他爺爺韓冒劼上門了,得自己去迎。

但是而今的宋家,卻也得罪不起這種混賬小子!

他就說兒子,“你去看看,是咱們家哪個孩子在外面惹禍了,不管是賠銀子還是賠禮,怎么都行。”

宋受勛的長子宋文謙起身,“父親您歇著吧,兒子去處理。”

說完就不疾不徐的往出走,還問管家說,“是哪個家的女郎君?可是宮里的公主?”

“三位公主小的在承恩侯府都見過,往年公主們也替皇后娘娘給承恩侯夫人賀過壽,雖看的不真切,但確實是見過的。今兒來的這位女郎君,瞧著不像是哪位公主……”管家皺眉,“想不起來是誰家的貴女。”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記住網址m.luoqiuzww.cc

宋文謙急匆匆的去了正堂,這正堂里站著兩個十來歲的孩子。這少年確實是韓家的,這少女……確實是沒見過。

他不得不朝兩人拱手,因為韓嗣源是有爵位的,他是伯爵府的世子,可自家雖是侯府,但請封世子的爵位遞了好些年了,圣上一直也沒批下來。也就是說,這侯爵能不能傳下去尚且不知道。他身上又沒有官位,說起來是侯府的當家人,但其實是白身,屬于無官無爵無功名的三無人員!以前的南唐國舅,現在什么也不是!見了這種惡客,那姿態自是得擺正的。

于是,特別謙卑的拱手,“見過世子!”然后看向桐桐,“這位女郎君瞧著面生……”

韓嗣源的小廝韓夜,這小子比他主子上手的快的多。這會子馬上胸脯一挺,趾高氣昂的,“這位是郡主!”

“見過郡主。”宋文謙還在想,這是哪位郡主?是趙家的?不是!長公主家的郡主經常在京城中轉悠,他見過的!

還有哪位郡主?南唐的公主,自家的外甥女,才被冊封為謹諭郡主。但這肯定不是!

想到外甥女了,他反應過來了,驀然的抬頭看向桐桐,“桐桐?”

林雨桐正一副端詳案幾上花斛的樣子,看的可認真的樣子,一聽他叫‘桐桐’,她的手指隨意的一扒拉,那花斛一傾斜,啪的一聲摔在地上了——四分五裂。

這一聲嚇了人一跳,有幾片瓷器碎片蹦起來砸到宋文謙的腳上,他愕然了一瞬,就聽這小姑娘說,“對不住,手滑了。這花斛貴嗎?要不我賠你吧?多少錢,我陪的起的!”

宋文謙尬笑了一下,“郡主見外了,一個花斛而已……”說著就給管家使眼色,管家招手叫了兩個婢女,利索的給收拾了。

桐桐又在大廳里轉起來,宋文謙趕緊親自捧了茶,抬手便敬了過去,桐桐抬手去接,在對方松手的時候,蹭的一下又收回手,茶杯啪的一聲又落在地上了。

正廳內外安靜的很,都沒人敢言語了。擺明了,這就是來找茬來的。

再好的脾氣,宋文謙的面色也不免難看起來了!便是你是郡主,你尊貴!可論起血緣,我是你的親舅舅。從律法上,當然得以尊為先;可從理上論,得以人倫長幼為先。

于是,他站的端正了,看這個嬌嬌小小的外甥女,“郡主,這里是宋家!郡主與舍妹便是有什么誤會,可郡主來宋家這般肆意卻是大大不該。這事若是傳出去,只怕對郡主的名聲有妨礙。”

林雨桐朝對方一笑,“宋大爺怎么還給惱了呢?你說的對,我跟貴府是有很深的瓜葛的。正是因為有許多瓜葛,我這不才上門給諸位提個醒嗎?”她的手點了點茶壺,“敢問,此物用了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此乃內造之物……”

話沒說完,林雨桐抬手,將整個托盤都掀翻了,茶壺茶碗連同里面的茶水,飛濺的到處都是。

宋文謙面色鐵青,卻見這姑娘也變了面色,“內造之物,哪個‘內’?南唐內造之物,原來在宋家這般的珍之重之呀!敢問,宋大爺,您是懷念做國舅時候的風光日子呢?還是忘不了舊主,一心想著復國呢?”

宋文謙一愣,繼而心里一激靈,“郡主,這是萬萬不敢……”

“點著了就點著了!你看那柱子,是不是也有些年份了。這樣的木料,沒有上面準許,民間可不許用這樣的木料蓋房子的。砍起來拆起來都太麻煩了!火好啊,一把火都燒干凈了……”說著還朝宋文謙笑了笑,“我替宋家把這些眷戀舊主的證據都給燒了,也算是了了我們之間這一份血緣的牽絆了……”

韓嗣源輕笑一聲,“你還知道玩火……危險呀!”宋受勛皺眉,這話問的。

韓嗣源不由的就帶著幾分戲謔之色,偏又端著一本正經的樣子問說,“這東西查出來可怎么辦?上交嗎?我可不敢瞞著。”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但這個時候不能說這個話呀!宋文謙顫抖著手接過來,嘴角不由的抽了一下,“世子的眼光不錯,此物確實不該留……”他自己拿起來,狠狠的摜在丟上,摔的稀巴爛。

他忙喊了一聲,“住手!郡主,這火可不好玩!”

宋受勛不看兒子,只看向捂著口鼻站在邊上像看戲一般的少女,這便是那個外孫女了!

“查出來……自有宋大爺處理……二兄就莫要擔心了。”

宋受勛蹭的一下站起來了,想了想,又緩緩的坐下,“小孩子心性,氣不順,撒撒氣罷了!愛砸就砸吧!終究是宋家對不起她。”

韓嗣源蹭的一下拔出長劍,就要去砍!

“老侯爺,這么大歲數了,怎么不知趣呢?”林雨桐走過去,圍著他上下打量,“既然不知趣,那不妨實話告訴你,本郡主今兒就是來找茬的,怎么著吧!”

可誰知緊跟著就聽見那個嬌嬌軟軟的聲音說,“二兄呀,你把桌子腿抬到火盆里。”天還挺冷的,炭盆也還點著呢。韓嗣源覺得自己果然是榆木腦袋,這辦法多妙啊!他果斷的拉了桌子凳子,把一條腿都給放炭盆里,這可是干的透透的老木料,見火能不著嗎?他還假惺惺的問說,“這要是把房子點著了呢?”

管家一看這樣,只得又出去。他一到正堂門口,就輕咳了一聲。宋文謙見管家擺手,就眼睛一閉,知道父親還是不出來。

管家偷摸的溜出去了,直奔后院而去,“老爺——老爺——不好了——”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宋文謙松了一口氣,這可算是有分寸!

這不廢話嗎?!只要不是新造的,都是唐朝的!

韓嗣源應著就左右看了看,“那博古架上哪一件不是南唐的?”說著就抓了各種的瓷器玉器,遞給宋文謙,“我瞧著這就是南唐的……”

林雨桐站起身來,“二兄,我看這桌椅板凳,條桌案幾,都有些年份了吧!”

桐桐一把給摁住了,“動刀動劍的,這不合適。”

宋受勛坐在搖椅上,身上蓋著皮褥子打盹,“怎么了?狼來了?”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宋受勛胡子一抖一抖的——還真就被這無賴給拿住了!

可不真敢嗎?那火引燃了凳子腿桌子腿,火苗蹭的一下就給竄上來了。宋文謙嚇的,才要說話,就見老父親氣喘吁吁的來了,他趕緊朝外喊了一聲:“父親!”

這是正堂呀,難道我們家的底蘊擺不了幾件老物嗎?

林雨桐坐在椅子上看著,韓嗣源冷哼一聲,而后面無表情的一件一件的遞給對方,砸吧!今兒那老東西不出來,砸完了正堂我就去拆你家的大門!

宋受勛招手,先叫人滅火,這才道:“郡主……為了宋家好的,宋某人感激不盡!今兒必定會自查……而后請禮部復查,若有不妥之處,自有朝廷律法……”

林雨桐走過去,“康樂侯可算是出來了!我之前就叫傳話說,你要不出來,我就拆了你家的大門!這話你沒往心里去吧?”

管家進去,低聲將事情給學了,“……是林家那位郡主……”

“郡主,朝廷是有法度的!”宋受勛冷笑一聲,“您是要跟老夫鬧到御史臺嗎?”“去御史臺呀?”林雨桐輕輕一嘆,“你是在威脅我嗎?那我可太害怕了!這一害怕,說不得明兒我就病了,又病的七葷八素連床榻也下不了了……那個時候,圣上是把你們打發到鳥不拉屎的地方自生自滅,以免我再受驚嚇呢?還是叫我拖著病體跟你去御史臺呢?要不,咱們現在就去御前問問?”說完,還咳嗽幾聲,一副再大氣哈一口她立馬就得躺下的樣子。

“不敢!”林雨桐就笑道,“那你們也太不謹慎了,這樣的紕漏怎么能出呢?”說著就喊:“二兄,你帶著人……查查看看吧,看看有多少是南唐之物!你也知道,我跟宋家關系匪淺,只當幫我一個忙吧!別叫宋家犯了忌諱,一家子再掉了腦袋……這叫我于心何忍呢?”

原版未篡改內容請移至醋。溜''兒,文\學#官!網。如已在,請,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沒你就不行 https://tw.938xs.com/info-97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