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天地情懷13三更(天地情懷13太后‘病) 回到首頁

天地情懷13三更(天地情懷13太后‘病)
沒你就不行天地情懷13三更(天地情懷13太后‘病)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不能出席一切朝廷的大典,也不被允許見任何外臣女眷,就在宮里養著吧。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貴太后的視線又落在幾個孩子身上,而后又招手叫韓嗣源和桐桐,“你倆過來。”

兩人走了過去,貴太后先說韓宗道,“你這孩子……太莽撞了。一直想查當年的事,是想找你娘的死因吧?”

韓嗣源沉默了半晌,而后點頭,“我爹辦不到的事,我來辦。”

韓宗道把臉撇到一邊,不敢去看孩子的臉。貴太后便嘆氣,卻再沒有說別的話。轉臉看桐桐,“聽說,你覺得我的脂粉不該傳到宮外?”

林雨桐一下子便明白,青芽必是貴太后的人。她忙見禮,“多謝您的庇護。”

真聰明!“那脂粉是我叫人給你用的,但用無妨。”首發網址m.luoqiuww.cc

而后又把視線落在四爺身上,“四郎,近前來。”

四爺走過去,貴太后就問說,“有人刻意從你這里下手,你覺得目的是什么?”

“我是父親的嫡子,若是皇伯父猜忌我,這有心人便有機可趁了。皇祖母本就對皇伯父不滿,若再因我之故生嫌疑,其結果必然是母子反目。到那時,皇祖母若是支持我,宮外若是再有勢力肯扶持我,我這個所謂的正統就是別人對付皇伯父的棋子。我年輕,我無勢力,用我推翻了皇伯父,就只剩下一個毫無根基的我,如此,他們才好料理!我姓金,不姓陳……那時,所謂的正也會變成不正,更好清除。”

貴太后點點頭,轉身看向太|祖的牌位,“當年……所造殺孽頗重。對各地擁兵自重的軍閥,從不曾手軟。所以,樹敵頗多。再加上太|祖所思所想,跟士大夫們自來相左,朝中文官念太|祖好的幾乎也沒有!便是當年的一些舊部,那時自是畢恭畢敬,可是之后呢?功成名就了,誰都想嬌妻美妾相伴左右,當想要但不敢的時候,他們對太|祖又豈能沒有怨言呢?這些年,我為何不管事呢?因為在很多人心里,我是妖后!太|祖為了我,不納妃……我便是這個天下的罪人。我時常也想,太|祖的很多東西是否跟當下的情況契合。結果是,我發現有些東西在不被大家接納的時候,往往就是惹禍的端苗。”

說著就看這些后輩孩子,“告訴你們這些,就是告訴你們,咱們仇家多,不支持者多,他們可能是你的親人,是你的身邊人……他們懷著各樣的目的,在你們的耳邊說著各式各樣的話。你們每個人也都有了自己的私心,自己的立場,自己的看法,是堅持本心,還是因利而動……這得看你們各自的選擇。但不管哪種,都切記,提高警惕,小心自己的小命。四郎出事你們就該警醒了,危險距離你們真不遠。人家以有心算你的無心,哪有算不準的?所以,長點記性,長點腦子,也多長幾分本事,不求別的,哪怕有幾分保命的本事呢。”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貴太后擺手,“去吧!小輩都出去吧,這里面沒你們什么事了。”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一出來四公主就嚷嚷,“還反了他們了!真敢動手,一個挨著一個打殺了過去,就沒有不成的!”

這話多蠢呀!在宮里還想安生,想啥呢?歷朝歷代,宮里鬧事的少了?唐朝的時候,從武后到韋后,少了宮人的參與行嗎?宋朝的時候,沒有燭光斧影,趙光義也即不了哥哥的位呀!這玩意沒有宮里人配合絕對完成不了的。到了明朝的時候,火災追著皇帝跑,還有差點被宮女捂死的皇帝呢。清朝更是如此,康熙即位之后,那宮里鬧亂子,鬧了好幾場,都是動刀兵的那種。

挨個殺過去?殺了這個還有那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貴太后就說,“學圣人之道固然要緊,但一個個也都年歲不小,該擔事的時候就叫擔事吧!養的天真不知事……這是要走那個孽障的老路嗎?”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文昭帝忙道:“聽您的,以后……對他們管束的會松一些。捆著手腳,固然是安全了。但沒有我們了,他們只怕得被人給吃了。”

貴太后這才看韓宗道和林克用,“你們幾時動身?”

“后天。”林克用就問說,“您是有什么話要捎帶給父親嗎?”

貴太后沉吟了一瞬,這才道:“叫你父親小心夏州,這是太|祖在時,一直記掛的事。”而后又看韓宗道,“去了西南,也告訴你父親,交趾國一事,得更謹慎的處理……”

四爺回去看著地圖,大概明白了為何西南和西北安排了那樣兩個人,且這兩個人一直駐守,天大的事情也不回京的緣故了。他的手指點在夏州上,這里就是桐桐在大唐的時候收復過的羌地十二州,也就是在此處,跟吐蕃打過幾次大戰。從五代十國,也就是從而今這個時線開始,這里的定難軍節度使宣告獨立,這才有了后來的西夏。

從西夏再往西北,連著西域那么大的面積,當然也就是失去了!

北翼公駐扎在這里,不挪不動,不管朝堂怎么風云變換,他們其實都是遵照太|祖的旨意,不叫這里有失吧。

而同樣的,西南那邊連著交趾那么大的地方,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靜海軍節度使自此做大,脫離了朝廷的統治,才形成了后來的越南。

南翼公鎮守這兩地,也是想把住這個海上補給的咽喉之地。

三皇子一下就笑了,好似卸去了千斤重擔,而后朝四爺擺擺手,“那就托你幫我送去,跟皇伯父說……夜里沒睡好,我想睡個踏實覺了!”文昭帝將兩份折子都收了,看了良久。緊跟著下了兩道旨意,第一道旨意是冊封老三金嗣平為平王,第二道旨意是冊封四爺為雍王。

她也不練字了,跟白嬤嬤道:“嬤嬤明早去一趟御膳房,多要些牛肉豬肉來……”

林雨桐正懸腕練字呢,聽白嬤嬤說四爺去御書房之后,心里就明白了。大房的四個兒子并不是扶不起來,確實是把這事的大方向定下來,對誰都好。

這事該怎么去解,他一直在心里壓著呢。而今,四郎來了,他說了要害的地方:皇位傳承上再不能在兄弟間來回橫跳了!

其實非要說給,他不是舍不得。他害怕的是骨肉相殘,無窮無盡。

和為雍,睦為雍,從容為雍,貴重亦為雍。

若是老三或老四為儲,自己的兒子可服氣?

文昭帝一愣,看眼前這個沉穩的少年,“當年……”

這個段落是圖片段落,請訪問正確的網站且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多多益善,我想給父親做些肉干。他和二伯要出遠門,路上錯過宿頭也是難免,真要是餓了,也能填補點。”

沒說!

文昭帝放下筆,“叫進來吧。”

和,便是不爭,不爭便是王道。

桐桐忙著做了一天的肉干,四爺呢,第二天才找了三皇子,說這個事。

“說為什么事來的嗎?”

好!明兒就給送來。

這般處事,怎會不從容,怎會不顯貴重?

便是勉強服氣了,到了孫子身上,可愿意俯首稱臣。

“不出遠門的話,應該可以。”

文昭帝看向這匣子,里面是積壓了這兩個月以來朝臣求立儲君的折子。這里面竟是一半都是在說,儲位該還給武昭帝一脈。

桐桐聽到旨意之后,在紙上重重的落下了這個字。都選這個字給四爺,這說的何嘗不是四爺的處事呢。

三皇子坐在亭子里,手里撫著琴弦,琴音不絕,聽來竟是多了幾分出塵之意。四爺一說完,他的手輕輕的壓在琴弦上,一下子便笑了,“……四郎,幫我寫個折子,我來謄抄吧……這得上折子才顯得鄭重……”

四爺將袖子里的折子遞過去,三皇子便叫人將琴收了,伏案謄抄了起來。寫完了,吹干了,合起來遞給四爺,“四郎,以后,我是不是可以隨意的出去轉轉了,去市井里,去郊外的山上,去佛寺,去道觀,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文昭帝鼻子一酸,手搭在書案上的木匣子上,而后緩緩的打開。

多要是要多少?

皇后從屏風后走出來,挨著文昭帝坐了,“好了……你也不用作難了。”

“來跟您說說話。”四爺坐過去,看文昭帝,“今兒貴太后提的事,其實說到底,是儲君的事。”

而后就真的大踏步的離開了。

到那個時候,非得一房把另一房給徹底的殺干凈了,這事才算完。

陳萬儀這個人呀……四爺重重的嘆了一聲。晚上的時候還是去了御書房,文昭帝愣了一下,問呂東,“四郎來了?要見?”

睦,有恭、敬、親之意——待人以恭,以敬,以親,自然能換來別人恭、敬、親。

四爺抬手打斷文昭帝,“當年不管發生了什么,都不能再叫以后繼續生亂子了。三兄是我們這一房的長子,我是這一房的嫡子……我們一個體弱,一個殘障,該沒事的。可現在看來,也未必。有些毛病說是毛病就是毛病,當有人利用的時候,毛病也就不算毛病了。暗的挑撥不了,兒估摸著明處的就該來了。朝臣若是上折子要立儲君,怎么辦?要是非扯著說武昭帝一脈也是正統,您又要怎么辦?兒感覺的到,不管是您還是母后,哪怕是韓、林兩位叔父,對我父親都多有歉疚。可這事不同于其他,不能再叫這么亂下去了!儲君只能出自大房這一脈,要不然子子孫孫不得安寧。”說完就站起身來,“這是兒之意,也是三兄之意。您早些歇著吧,兒告退。”

四爺進去了,文昭帝指了指榻,“這么晚了,有事?”

原版未篡改內容請移至醋。溜''兒,文\學#官!網。如已在,請,關閉廣告攔截功能并且退出瀏覽器模式

沒你就不行 https://tw.938xs.com/info-97479/